第四百五十章 饥寒交迫险些挺不过来

    “你是沉央的妹妹。”

    上官野不否认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她是沉央的妹妹,所以他不会让她受委屈,所以他有理由对他好。

    就这?

    苏秦自然是不信的。

    上官野不是这样的人,就因为她是沈槐序,所以上官野便纵着她。

    苏秦轻笑,语气淡淡道,“是不是我把天捅破了,王爷也给我收拾烂摊子?”

    上官野对上苏秦的眼眸,这双眼睛,对上他的时候永远是这般平静到波澜不惊,甚至还透露着不可接近的抗拒。

    有时候看见这双眼睛的时候,他都会被这双眼睛中的寡淡给吓到,太过于平静,和他的苏秦一点都不像,却又像得完美的契合。

    这样的感觉太矛盾了。

    苏秦以前眼眸中的平静没有这般的冷,也没有这般的狠,所以,在他不知道的这一年里,他的苏秦,遭遇了什么?

    “我让人给你做几套衣裳,你喜欢什么样式的?”

    上官野对苏秦的问题避而不答,这样的回答没有任何的意义,苏秦也不会因为他的回答对他有半分的改观。

    “都行。”没有理由拒绝啊,这个冬天越来也冷,她不可能等着瑟瑟发抖吧,“花的钱我往后再给王爷吧,到时候连着利息一起。”

    只要她想要,就算是倾尽所有又何妨,他怎么会和她计较这个,“想要什么颜色?”

    苏秦对上上官野的眼眸,缓缓开口,“粉色。”

    听到这个回答得时候上官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当初他自作主张给苏秦做了许多粉色的衣裳,苏秦当时的一举一动他现在还清清楚楚,后来景辞给他讲过……

    “嗯?”苏秦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极为慵懒,“不行吗?王爷。”

    上官野想从苏秦的眸子中看出一些破绽,可是,没有。苏秦的双眼平静得像是一摊死水,没有任何的波动。

    苏秦也没有执着的等着上官野的回答,起身将茶壶放在不远处的炉子上,“王爷,时候不早了。”

    上官野没有回答,也没有离开,只是静静的看着苏秦。他这一生,本来就是深陷泥塘看不见一丝生机,若不是苏秦的出现,他本可以将就度过,可遇见了她,他就没想过将就。

    要不是她的出现,他本可以在黑暗之中度过一生,可是,吃过糖的人,谁还会选择苦。

    苏秦蹲在炉子一旁,看着炉上的茶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去年的那个冬天,她用着沈槐序的身子,饥寒交迫险些挺不过来,后来粗糙日子过惯了,生吃蛇肉她都干过,没想到才到王府半月,连喝茶水她也要热上一热。

    伸手摸了摸壶身,苏秦提着茶壶回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既然有条件,她也没有必要折磨自己。

    “白色怎么样?”,上官野的声音很哑,有些粗糙。

    这让苏秦愣了愣,想起方御医没有说完的话,苏秦神色淡漠的问了句,“王爷的嗓子?”

    上官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却被茶壶给烫了一下,上官野急忙看向苏秦通红的手指,“没事吧?”

    像是没有明白上官野的话,苏秦看了上官野一眼,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没事。”

    “白色怎么样?”上官野执着于这个问题。。

    苏秦以前的衣裳多数都是白色,但是纯白的就只有那件,后来沈槐序来了王府,他鬼使神差的就没有在穿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