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担保 下

    “是你啊,亲爱的瓦利亚,快请坐,不过你得等我五分钟,今天的任务实在是太多了。”一进门,看见是瓦列里走了进来,斯大林微笑着抬起头说道。

    “抱歉打扰您工作,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同志。”

    “别这么说,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好了,别客气了,快坐吧。”

    瓦列里赶紧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趁着斯大林做完最后一点工作的时间,瓦列里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

    总结下来只有四个字:朴实无华。

    原本他还以为,克里姆林宫好歹是沙俄的皇宫,即使经过十月革命后,这里也是领导人的办公室啊,怎么说也得加点装饰。

    可是在斯大林的办公室里,什么装饰也没有。

    墙上,只是挂着油画的列宁像,就连斯大林自己的肖像也不在上面。

    桌子是用普通的木头制成的,台灯就是商店中随处可见的那款。

    地毯一尘不染,但做工并不是很细腻,瓦列里虽然对这方面不懂,但他也能看出来这个地毯并不高级。

    办公室里也没有暖气,窗外的温度大概十度左右,房间里也没有相差多少。

    “瓦利亚,帮我把这些文件搬到那张桌子上好吗?”

    瓦列里应了一声,刚想走过去搬,忽然,斯大林拦在了他面前,“我忘记了,你的肩膀还带着伤,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没事的,斯大林同志,这点重量我可以承受。”瓦列里赶紧说道。

    “别别别,你在一旁坐好,你现在可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可千万不能因此而加重了伤势。”

    瓦列里有些哭笑不得,前几天自己还是刚从航校毕业的毛头小子呢,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了国家财富了。

    但斯大林却很认真,待他把文件搬走后,这才把瓦列里请到办公桌前。

    “瓦利亚,你在前线,也不给我写信啊。”斯大林叼着烟斗,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斯大林同志,我实在没什么好写,而且……我的书写技巧也不是很好,您体谅一下。”

    瓦列里说的这是实话,让他打仗他在行,让他写东西……可算了吧。

    “我就知道,瓦利亚,你从小就不喜欢文学,弗拉基米尔[注1]还在的时候,就想把你培养成一个作家,可惜你一点也不喜欢看书,最后只好不了了之了,哈哈哈。”

    瓦列里也陪着笑,“瓦列里”这点倒和他很像,看看工具书,像什么《飞行理论》这种书,他还能勉强看看,至于契诃夫那种小说,瓦列里是一句也读不进去。

    “亲爱的瓦利亚,谈起你的这次敌后行动,那可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斯大林忽然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报告,放到瓦列里面前说道,“两个人,开着一架轰炸机,击毁三十七架德军轰炸机,还击落了一架战斗机……说实话,当我拿到这份报告时,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瓦列里笑了笑,他的那次轰炸机场行动也是临时想出来的,而且正好碰了巧而已。

    “和你一起行动的那个,叫……伊莉娜,是吗?伊莉娜·柯洛什切娃。”斯大林照着文件上的一个名字读了出来。

    “是的。”瓦列里心猛地一缩,“事实上,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她……”

    “哦,是什么事情?”

    “您知道,国防人民委员会于8月16日批准了第270号命令……”

    “我知道了。”斯大林似乎早就预知到他要说什么,“伊莉娜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是否被俘,但是据你所说,她在轰炸机上担任了投弹手的职务,我们可以认定,如果是德国间谍,那么基本没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斯大林的一席话让瓦列里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您应该不会追究她的责任吧。”瓦列里还是想确认一下。

    “当然不会,不仅如此……你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我也有事找你吗。”

    “是的,斯大林同志。”

    “是这样的。”斯大林忽然故作神秘地笑了笑,“首先是,你的军衔再次提了一级——不过这不是重点。”

    “是!”瓦列里猛地站起身,敬了个礼。

    这是他前世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只要是功勋,就一定要站起来喊“是”。

    斯大林反倒被吓了一跳,好半天,他才笑着摆了摆手,赞扬道:“不错,很有红军战士的英气。”

    “我要讲的重点是,经过苏维埃国防人民委员会的讨论——”

    瓦列里紧盯着他的双眼。

    “决定授予你和伊莉娜‘苏联英雄’称号!同时再授予你一枚列宁勋章!”

    瓦列里一听,张大了嘴。

    我没听错吧,不仅不追究责任,反而还再得了一次苏联红军的最高奖赏?

    上帝……哦不,列宁啊!

    “不过,现在我可不能颁给你,再过半个月,有一次集体授勋,正好那时候伊莉娜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到那时候再颁给你们俩。”

    “是!”瓦列里行了个军礼,大喊一声。

    “对了,听说你上次参加了新飞机的试飞?”斯大林忽然问道。

    “是的。”

    “嗯……试飞有专门的试飞员,下次你不要去凑热闹。”

    “我只是……拉沃契金同志让我临时客串一下罢了。”

    “那飞机性能怎么样?”

    “很不错,别说中标的改进型拉格战斗机了,就是改进型的雅克也比原来的性能要好了一倍不止。”

    “那就好,说起来,这也是你的功劳。”

    “不能这么说,斯大林同志,这是设计局的同志们努力的成果,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思路罢了。”瓦列里赶紧摇摇头。

    “不要谦虚,雅科夫列夫上次对我说,你的设计堪称完美。”

    “我这就是碰巧而已。”瓦列里还是说道。

    “新型战斗机的生产我已经特批了,十月中旬就能展开。”

    “啊?拉沃契金同志上次还说要对结构进行简单化。”

    “他们需要简化的是增压系统,散热系统现在已经符合要求了,立刻就可以投产。”斯大林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瓦列里点了点头。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对了,你要不这几天就住在莫斯科?”

    “我不用回医院了吗?”

    “如果你想回去的话,自然可以回去。”斯大林朝他笑了笑。

    “算了……”

    ————————————————

    [注1]弗拉基米尔:即列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