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重新生活

    那几个人的态度十分冷淡,冷冷地望着叶冰云。

    然而,叶冰云也不去理会。

    因为他知道,话一开始,就一定会引起他们注意。

    “人类的大脑,可以发射出一种微弱的电波。

    对于这种电波而言,人类所知极微,只是叫它为脑电波。

    至今为止,在这上面的学术研究甚至是探索,基本上可以说都只停留在表面,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那几人听得云里雾里,“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和这整件事有着很大的关联。”

    那几人相互看了一眼,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强行忍住心中的冲动,“好,你继续说。”

    叶冰云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种脑电波,在某种特殊情况下,甚至是在十分诡异的方式下发射出去。

    它将会在人和人之间,有种奇妙的心灵相通的现象。

    这种状况下,我的猜测应该是在生命体极度危险的时候才会发生。”

    那队长双眼眯成一条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沉默片刻,缓缓点头。

    同意了叶冰云的话。

    “现在,就有一件极其怪异的事情和我们的主角有关。

    这件事的主角,一共两个身份,你们称之为苏尔,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船员田野。”

    说到这里,叶冰云停了一下,似乎在组织接下来的语言。

    看了眼大家,只见他们都在很认真的听着。

    轻咳了几声,“从现在开始,接下来我所叙述的一切,只不过都是些猜测,并没有科学上的根据。

    但是,这却是唯一可以提供的假定。

    苏尔在发现火箭失控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生命已在危急关头。

    基本上,可以说是生死一线。

    在那个特殊的时候,苏尔的脑电波便出现了反常的活动。

    而且,那个时候,他所乘坐的太空舱恰好飞过某片海域的上空。

    也是在同一时刻,那个海域有个海员,叫做田野。

    被海盗抓住,甚至也处在临死的边缘。

    田野的脑电波也在非常活跃的状态中。

    其实,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们根本无法知道。

    因此叶冰云也只好做了个假定,在那个时候,田野的记忆,通过了脑电波的反常活动,被苏尔的大脑所接收过去。

    并且,代替了苏尔原来的全部记忆。

    成功的换上了卜田野的记忆。

    这种情况,听起来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讲的简单些,大致可以和听广播有着几分类似。

    大家在听广播的时候,突然一个电台的声音受到另一个电台的干扰,就是利用电波所产生的串台现象,苏尔和田野之间的脑电波,大致也是这个意思。”

    那几个人相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震惊。

    叶冰云不能肯定自己的话是不是能说服他们,毕竟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见他们没有说话的意思,叶冰云长叹口气,“在那个时候,苏尔就已经不再是苏尔了。

    安全囊继续在空中飞行着。

    等到来到了发生海难的那片海域的时候,他成功的跳了出去,直到这里才终于得救。

    而且,恰巧的是,这一代正好有艘货船遇到了海难。

    船上的所有船员,每一个人的脑电波,都在进行非常激烈的活动。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的记忆,都零零星星化成碎片,进入了苏尔的大脑中。

    所以,当苏尔得救之后,他会十分熟悉所有船员的事情。

    并且,也成功的自以为他也是他们中间的一员。

    他又以为自己是田野,他记得田野的老婆和孩子的所有事情。

    整件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苏尔这个人,就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

    反而却多出了一个不再是苏尔的人,还自称为田野。

    你们要把这个人带回去,有什么用?”

    那几个人越听越发的震惊,脸色惨白如纸,眉头皱成一个疙瘩。

    叶冰云从他们的脸上依依扫过,“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解释清楚为什么会说我们的语言,并且还会写我们的文字。

    还能够了解到他不应了解的一切。

    其实,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会泄露什么秘密。

    因为,在我看来,他对过去的一切,完全都是毫无所知。

    而且,也将永远不会再想起来。”

    那队长站在原地,愣了好久,“你所说的理由,或者很值得相信。

    但是,向你所描述的,我们却无法向上面报告。”

    叶冰云摸了摸下巴,“其实,这是说简单也简单,你们回去之后,完全可以说这个人根本不是苏尔,只是长得比较相似也就可以了。”

    他们浑身不由一震,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一丝犹豫,一丝紧张,一丝无奈。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明天再给你答复。”

    直到天黑,双方的交谈才终于结束。

    送走众人,叶冰云直接摊在了沙发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叶冰云就得到了他们的通知。

    他们已经决定放弃这件事了,叶冰云慌忙发出了寻人启事。

    好让田野和自己联络,并且告诉他,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寻人启事刚发出去后,当天下午,田野神色憔悴地来到叶冰云面前。

    叶冰云把所有的事情和他解释了一翻。

    田野听了之后,长呼口气,“也许你是对的,我现在就是田野卜,并且很喜欢这个身份。”

    叶冰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劝他好好工作,再也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了。

    田野重新回归平静后,依然会经常在老婆所住的那个小区附近徘徊。

    几个月后,不但取得了两个孩子的好感,也重新获取了他老婆的好感。

    突然,有一天他告诉叶冰云,他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打算向他老婆求婚。

    自此,终于回归正常生活。

    ......

    这一日,天气很好,四顶山轿,在丛山环抱的小路中,不急不慢地前进着。

    山中的轿子,其实就是软兜,坐在软兜上的人,可以互相交谈。

    那四顶软兜,两前两后,在前面两顶中坐着的,是一男一女,都已有五十开外的年纪了。

    从他们的衣着神情看来,全是富有的人。

    这个年代,居然还会有人做轿子,如果放在正常的街道上,绝对会让人诧异万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